博客

渥太华爱情故事(二)

Written by Editor

作者:X-ray

我走出公寓大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在短信工具里面,输入:

“小船有一天也会变成航空母舰,晚安。”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够不够力量去打动她,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麦当劳的深夜,充满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有衣衫破烂的,有满身纹身的,有目光呆滞的,也有嗑药磕high的,还有我,一个人坐在最靠近落地玻璃窗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等待着她的回信。

最后,她没有回复我的短信,而是直接打了过来。

喂,你没睡呢?

她答,没有,我还在紧张复习中,你呢?

我也没有,我在外头闲逛。

哦哦。

对了,这周,什么时候可以见你?要不来我家吃饭啊,你还没来过我新搬的地方。

她答,我们这周是结课周,作业很多,也要复习很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

最近一周她都是这样,见她一面都好难,的确,她的课程进入了最繁忙的阶段,但,这也略微让我感觉有点不安。之前的日子,只要我能给她一个充分的见面理由,她就能来见我。

什么理由?她曾经解释过,就是可以说服她自己忘掉内心的不安,来见我的理由。

我说,那我去学校找你呗。

她答,你别,我们老师很变态的,我们是小班教学,教授可以认出每一个人,到时候教授会宰了你的。

好吧,其实最近见不到你,我好不开心。

她再答,那我也没办法,我下周一整周考试,所以,这两周,you know。

其实,很多时候,我内心要的也只是5分钟,碰个面,打个招呼,代表对方的关心和在乎,仅此而已,但敏感而又认真的摩羯座却往往会为自己小小的愿望而纠结。

我有点生气了,然后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为什么他每天都可以见你?而我最近见你一面就这么难?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回答道,因为他是我男朋友。

说实话,我不想又掉进那个“什么是现实和为什么不能摆脱现实”的争辩死胡同里面,但我就真的没有想明白,什么是现实,现实的代价是什么,到底是她偏执地在自欺欺人,还是我浪漫地在自以为是。

我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所以在我看来,爱情中的勉强相处是无法想象和无法理解的,我就是缺少这么一条脑筋去接纳所谓“过日子”的概念。

我继续说,我最近没有丝毫的灵感去写书,出版社天天催我,我想把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轨,我不想再这么煎熬了,你救一下我吧,好吗。

她答,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你。

我再说,那请你告诉我,你口中说了N次的现实到底指的是什么?你在担心些什么?

她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很认真地说,其实,对于我的人生来说,这是最重要的决定,我快25岁了,万一咱们在一起几年后,我发现和你不合适,那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我绝对会后悔到死的,我没有这个勇气,真的,我没有,这就是现实,我没有办法做这样的选择。

关于现实,她的答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同时也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因为,我发现在一定程度上我居然可以理解她,但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她就认定现在的就是最合适的,现在的就是最好的,而她的一辈子已经被死死钉住了。

不过,她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想再逼她了,我感觉到她的不好受,她以前喜欢和我一起吃饭喝酒,一起通简讯、一起聊电话到凌晨时分,完全是因为我可以给她快乐,但我现在给她带来的貌似只有痛苦。

我说,这样吧,我最后再说一遍,也许我高估了青春的精彩,我想你也低估了生命的长度,你和他在一起还没满一年,却和我认识了5个月,但我不会去怀疑你有多爱他,我只想说,不要轻易错过你未来50年的风景,不要在24岁的时候,欺骗你自己的内心。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沉默,足足几十秒,然后她有点不耐烦地说,能不能不说了,我今晚真的要熬夜看书,要不明日再说吧,就这样吧,拜拜。

还没等我回句拜拜,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很明显,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但我又能怎么样。我走到了麦当劳门前的黄色“M”字标志处,拿出了刚刚我的好邻居Underwood给我的烟和打火机,我开始相信香烟可以用来麻痹自己的情绪,起码能让我更好地去理性思考,我做错了吗,但我做对了吗,下一步该怎么走,我真的还要走吗?

(现在我们遇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好)

我突然想起了Underwood说的这句话,我也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我立刻拿出手机打开3G网络,点击进脸书搜索了一下,看到我想要的信息后,我再登录领英,社交网络的强大就在于,你可以洞悉一个你素未谋面的人。

结果是,我一边看着她男朋友的脸书相册和领英经验,一边在不断摇头,因为我觉得除了上帝是不公平以外,就没有别的解释了。

我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尤其在我把烟头扔在地上并用脚踩灭的时候,有那么零点几秒,我有一种即视感,如果我是《纸牌屋》里面的男主角,面对这样的对手,要解决这件事情并达到我想要的结果,本应该是易如反掌的。可惜,我不是凯文·斯派西,也很可惜我不是一个心狠和玩手段的人。

草。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了下午,而吵醒我的正是她的电话,我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她的声音,兴奋得恨不得立刻精神过来。

她说,我今天有空,一起吃个饭呗?

我有点诧异,于是问,你这么突然?

是啊,我今晚的课取消了,而且我说过的嘛,我也要是有空才行的呀。

那好,你想吃什么?要不咱们去唐人街吃粤菜?

不,我想喝粥。

那里也有粥喝啊。

其实我觉得那家不好吃啦。

行行行,我给你做呗,你来我家,我也好久没做饭了。

好啊,那今晚见咯。

她要来吃饭了,感觉好不真实,挂电话后,我立刻起床洗漱并收拾全屋的卫生,我捣鼓了好久后,我想到了要联系Billy,因为Billy住得离我这新家很近,我需要他来接我,而且我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也顺便和他聊聊近况。

和Billy发完简讯后不到十分钟,他的车就开到了我家楼下,看见他那熟悉的笑脸,好有以前中午经常一起开车去唐人街吃饭的感觉。

去巨统华是吧?Billy和我再次确认了一下。

我答,是啊,买个菜做个饭,今晚家里来了一个客人,哈哈。

你生活还过得挺滋润啊。

还好啦,就那样,你呢,你最近工作怎么样啦?

还行呗,也那样,就是最近考虑了一下买分红险,接送完你,我就去和Tom开会,金融方面的东东还是咨询他们公司比较靠谱。

嗯嗯,替我向Tom问好吧,欸,对了,那你跟你对象怎么样呢?她回加拿大了吗?

Billy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作家,我们前天刚分手了。

Billiy这么一句,让我感觉到这个话题有点尴尬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转移话题,于是我便问,你最近有和Louis联系吗,他最近又在忙什么?

我和Billy和Louis三人“当年”是一起进公司实习的,但后来,我成了全职撰稿人,Billy成为渥太华地区销售小王子,而Louis应该去长江商学院进修了吧。

哈哈,Billy笑了出来,然后说,Louis喜欢上了一个有对象的女生,据说是面容精致身材高挑,所以,他现在国内就天天纠结着呗。

面容精致,身材高挑,这又让我想起五个多月前,在亚刚昆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我想,那肯定是我今年夏天最值得怀恋的一个瞬间。

看来,最近真的不是一个好的时间段,Billy失恋了,而我和Louis连失恋的机会都没有。我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尤其是在我分享腻了自己那破故事的时候。我便问,来吧,Billy,讲讲你动人的故事呗,有机会把你写进小说里面呗。

Billy摇了摇头地回答,没有太复杂的事情啦,她拿到美国的offer,然后说对这段关系没感觉了,那就去了呗,美国挺好的是吧,美国玩得才爽啊。说罢,Billy还哈哈一笑。

我一直觉得Billy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因为我从来没有发现过他有难过或者软弱的一面,即便在描述自己失恋的这件事情上。那一天在车上,Billy还给我讲了一个笑话,他说他以前在滚石唱片实习的时候,恰逢滚石三十年巡回演唱会的旅途,有一次和罗大佑一起在台下调音响,而同一时间,黄义达在台上开始排练边弹边唱,只是,黄义达的吉他没弹几秒,罗大佑就面露难色,说了句,哎哟妈啊。

哈哈,我真的笑了,然后问Billy,黄义达弹吉他弹得有这么烂吗?

这是一个不错的黄昏,起码我心情是愉快的,Billy把我送回家后,我就准备开始做饭,那么,什么菜搭配粥会比较好呢?我决定做有潮汕地区特色的菜谱煎蛋和沙爹牛肉。

大概7点的时候,我梦寐以求的人来了,一周多不见了,不过,我打开门看到她的第一眼,还是我熟悉的那种感觉,她今天穿得比较office lady,头发还是长长的卷发,妆还是淡淡的妆容。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紧张,我说,Hi,额,不用脱鞋了。

她笑了笑,然后向我点了点头,并走了进来。

我家在进门处有一个落地的镜子,她一踏进门就站在那个镜子面前,整理起了头发,而我则回到厨房把准备好的饭菜都端到了客厅的餐桌上,然后,我再往门口处走,想叫她过去吃饭。

看到她在照镜子,我慢慢地走到她的身后,直到我和她的后背有着几厘米的距离,我都没有说话,我只是静静地看着镜子中的她,也看着镜子中的我自己,如果说在那一瞬间,我没有想要伸手搂住她的想法,那我肯定是在说谎。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