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渥太华爱情故事(一)

Written by Editor

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作者:X-ray

和朋友们打完后球我累瘫了,好久没有这么运动过了,感觉自己的腰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上一次像这样激烈地打球,还是在高中,那时候的我,好歹也是风华正茂,年轻气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变老了,也许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喜欢金钱,喜欢那种赚钱的感觉。

拖着疲惫的身躯,我在麦当里面买了一杯汽水,然后,我让其中一位朋友开车送我回家。朋友们都对我很好,我没有驾照,在加拿大没车是超级不方便的,但很多时候,他们顺路、不顺路也好,都会载我回家。今晚,我跟Tom的车,对于两个大老爷们来说,车开在路上,就是聊天谈心的最好机会。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所服下的毒药/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他车上的音乐,因为都太伤感了。傍晚的渥太华,太阳仿佛就落在笔直马路的最前端,坐在副驾驶位,太阳的红色让我眼睛都开始迷糊了,如果Tom是吸烟的人,我真想问他要一根烟,然后清醒一下。

Tom问我最近咋啦,闷闷不乐的,是写书写得没灵感,还是别的事情,我转过头对着他说,我喜欢的女生有男朋友,你说怎么办好?

他看上去没有什么反应,也是,作为一个有老婆有孩子的人,Tom肯定觉得我这是在浪费时间,而作为一个理财顾问,Tom肯定觉得我这是在做一笔亏本的买卖。他一边专心开车,一边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整件事去到最后,最受伤只有我自己。

可惜,我只是一个文人,一个作家,我无法像他们搞金融、搞理财的人那样地理智。道理懂得再多也没有用,一旦自己身陷其中,就会迷失了。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我问Tom。

这时他笑了笑,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作家就是情绪化,像这种亏本的投资,肯定是以减少损失为第一目标,远离她吧,趁现在时机还早,珍爱你自己,别因为最近没谈恋爱,就随便找一个去谈。

有时候,我确实挺佩服他们公司的,里面的所有员工都可以把实际问题和解决方案都分析得那么地透彻,但是我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看不见你的笑/让我怎么睡得着/

/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我也经历过喜欢周杰伦歌曲的年龄,好想回到单纯简单的过往,回到那个喜欢就去追求,喜欢就在一起的年龄。

见我不作声,Tom就继续问我,明知她有男朋友,你还喜欢她什么啊?

我答,第一次认识她是在亚岗昆里面的一场活动,全场很多人,但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精致的脸庞,高挑的身材,她就一个人托着腮坐着,不过我没有想过要走过去搭讪,只是,后来在拿自助餐的时候,她和我搭讪了。原来她是另外一所大学的,来这个活动做社会调查,然后,我和她就聊了起来,并留了相互的联系方式。但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Tom立刻停止我继续说下去,他说,你还是回家洗个热水澡,冷静一下, 然后忘记她吧,别想了,搞到你都没心思写作了。

我说,好吧,但是内心仍有些不甘心。写了那么多年爱情小说,居然还过不好自己的故事。

从篮球场到我的公寓就10分钟的路,Tom把我送到楼下后,还叮嘱我说,千万别再乱想了,从明天开始好好写故事吧。

我也想别再乱想,但若是这么容易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烦恼了。

正当我慢慢地打开自己书包、申手去掏钥匙的时候,我发现,靠,没带钥匙串,这时,恰好有人从大楼里面出来,我也顺势走了进去,只是,即便我能进这大楼,我也没有钥匙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

为什么这个夜晚可以这么糟糕,这感恩节的夜晚,也许她正在和男友一起吃感恩节大餐。

我邻居是一个洋人,叫Underwood,他就住在我家门口对面,不知道哪根神经抽了,我去拍他的门,可能感恩节,就不应该一个人过吧,也可能,有些话,还是比较适合和不熟的人说。

他应门看见我的时候表情很惊讶,当然,我也只是在刚搬来这片区域的时候,问他借过一次烤盘。他说,Hi, man, how’s going?

我答,I might left my key in my office, can I come in and borrow your Samsung charger?

洋人一般都很Nice很爽快很乐意帮人的,他让我进他屋了,而且还递了一支烟给我。

他的家好乱,满地啤酒瓶,满地烟头,沙发也有点破旧,客厅放着一台很小的电视机,正在播着CNN关于埃博拉病毒的新闻。他让我随便坐,但其实除了他自己的椅子外,我感觉别的地方还是不太适合坐,于是,我就站着和他聊天。

为了大家阅读流畅,我和Underwood先生的对话,从这里开始,会变成中文字幕。

Underwood给自己点完烟后,就把打火机递了给我,我娴熟地打开打火机,嘴唇含着烟并把烟尾对准到火焰上,然后我用力吸了一口,瞬间,烟尾的一小撮烟丝枯萎了,星火也躁动起来了。

他慢慢地吐了一圈烟雾后问我,怎么感恩节没和家人或者情人在一起呢,我尴尬地笑了一笑答,我也想有情人,但是,她有男朋友。

Underwood听到这个话题,就立刻表示非常感兴趣,毕竟他也是年轻人,28岁的单身IT码农极客。他告诉我,他可以理解我的感觉,他也可以理解那个女生的感觉。

其实我不相信他真的可以理解,毕竟老外头脑这么简单,能理解中国女生复杂的思维吗?

那你喜欢她什么呢?他问道。

还是这个问题,只要我说起这件事,每个人都会问我。

我答,感觉咯,喜欢就是喜欢,也没有为什么,而且她应该也喜欢我,我们曾经聊到很深入的地步,但是她告诉我时机不对。只是,后来,我们还会继续保持联系,她每天和我说晚安和早安,我每天也很期待她的短信和电话。

Underwood皱了一下眉头,他说这事情有点复杂,不过他说他依旧可以理解我和她,因为他也有类似的经验。然后他告诉我,他感觉这个女生是喜欢我的,否则也不会一直和我保持联系,但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不离开现任男友呢?

如果我能明白就好了。中国人的思维确实没有那么简单,其实她告诉过我理由,两个字,现实,她想要一个安逸的生活。唉,连我都想不透彻现实二字,老外怎么能懂呢?

他试图去理解现实两个字,我以免他继续纠结,我便举了一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现实二字就是,如果你怎么着了,天就会塌下来,如果你不怎么着了,天空还是好的,换种说话,现实二字,就等于代价二字。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吸剩的烟头放进了酒瓶里面。

这时,我也把自己那根烟解决了,然后继续说,我想要做个了断,否则我日常的生活是过不下去的了。

他继续点了点头,然后说,是的,你必须要做一个了断,你得让她知道你不开心,你难过,你让她做个选择吧,当然,如果你自己忘了她,那会是最好的结果。

我害怕的是,如果我和她说了必须选择一个人,要不是我,要不就别做朋友了,然后她就真不理我了。

这时,Underwood再给我递了根烟,并说,放松点,伙计,感情问题可以毁掉你的一切,不过,忠于你的内心吧。说罢,他主动拿起点火机帮我点着了第二根烟。

作为一个writing-smoker(写作时候才会抽烟的人),我其实一点烟瘾也没有,我把烟雾含在口腔里后就会吐出来,从来不过肺,因此,吸烟对于我来只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工具而已。但这第二根烟,我却吸得特别认真,在这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问题,思考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才能去应对现实二字,我该怎么做才能向她证明我也可以给她一个安逸的生活。

说实话,我不曾想过,这个年代,摆脱现实的代价是这么大的。

“在大海中,我已经在一条船上了,你如何convince我跳到你那条船上?”

我脑海里面又浮现了上次见面她抛给我的这个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哲学问题,然后我又很猛地吸了一口烟。

而这时候,Underwood则balabala地在和我讲他过往的爱情经验,以及他现在在IT界工作赚了不少钱。我一回过神来,便顺口问了句,既然工资那么高,为什么你依旧住得这么潦倒呢?

他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地说,因为他把钱都花在了订外卖、喝酒、吸烟和交友网上了。

我说,好吧,你赚这么多钱,得存存钱,也得适当规划一下财务,难道你就不想有一天真正找个女朋友,买个House搬出去吗?说罢,我拿出了钱包,把Tom的名片递了过去。然后我接着说,你找Tom吧,他是我的好朋友,在诚信理财工作。

Underwood带着笑容收下了Tom的名片,他说,他会好好思考未来的了,但是,我也得好好思考未来,伙计,现在我们遇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好。

靠,头一次觉得老外说话有深度,顿时让我无话可接。

Underwood接着说,你有这女生和她男友的脸书吗?我很好奇他们的背景。

我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答,他们的背景一点都不重要,抱歉,所以,我不会给你看的,重要的是,她选择了他过日子,我喜欢上了她,她告诉我她喜欢我。说罢,我把第二根烟放进了空酒瓶。

我不知道这个夜晚,Underwood听明白了多少,但我说完这一大堆话后,感觉好舒畅。我和他说,时间比较晚了,我不打扰你了,我还是走吧,去麦当劳坐一个夜晚,玩手机也好,思考新作品如何写也好,明早再让大楼的管理员帮我开门吧。

他随即站了起来说,欢迎我以后每天都去他家作客聊天。他把我送到了门口,而在那里,我借走了他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我走出公寓大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在短信工具里面,输入:

“小船有一天也会变成航空母舰,晚安。”

 

待续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