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件

美国总统也“拼爹”?

Written by Editor

杰布·布什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是美国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将极有可能出现布什3.0VS克林顿2.0的局面,这一点也得到了美国民调的验证。倘若如此,两人无论谁当选,都难摆脱家族政治的影响。

【导语】

当地时间6月15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正式宣布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布什家族是美国声名最显赫的政治世家之一,这个家族已经出现过两位总统,杰布的父亲老布什于1989-1993年任美国总统,大他7岁的兄长小布什于2001-2009年任美国总统。

杰布·布什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是美国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将极有可能出现布什3.0VS克林顿2.0的局面,这一点也得到了美国民调的验证。倘若如此,两人无论谁当选,都难摆脱家族政治的影响。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史蒂芬·赫斯说,“美国公众生活中充斥着这些豪门家族的名字:肯尼迪、布什、克林顿……有权势的人通过血缘或者姻亲彼此相连,在美国建立起王朝。”

美国的选举制下为何会存在家族政治?

布什家族有多牛?

布什家族和美国其他政治世家类似,都有先经商后从政的经历。杰布·布什的曾祖父塞缪尔·布什是钢铁石油大亨,一战前与洛克菲勒家族旗下的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从此发展起来。

塞缪尔的儿子普雷斯科特·布什,也就是杰布·布什的祖父,堪称布什家族真正的开创者。他与金融大亨沃克的女儿结婚,在二战爆发后进入军工业,由此布什家族的财富迅速扩张。普雷斯科特·布什也在1950年成为参议员。

普雷斯科特的长子乔治·H·W·布什(老布什)经商有术,1951年开办了自己的石油公司,成为富翁后,老布什进军政坛。他曾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等职务。上世纪70年代中期,老布什主动请缨担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上+世纪80年代,就任里根总统时代的副总统。1989年1月,老布什“更上层楼”,成为美国第41届总统。

老布什的儿子乔治·W·布什(小布什)在他离任8年后,成为美国第43届总统,而如今他的另一个儿子杰布·布什,要角逐美国第45届总统。

美国媒体评论说,布什家族比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和他的儿子还要成功。亚当斯父子只分别当过一届总统,布什家族甚至比肯尼迪家族也要成功,后者只在白宫呆了1000天左右。

家族政治本就是美国的一部分

美国人对于王朝政治怀有复杂的感情。这个国家摆脱了英国的君主制度独立建国,首任总统华盛顿更是定下了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矩。

但不久之后,美国就选出了一对父子总统:约翰·亚当斯和约翰·昆西·亚当斯分别成为美国第二任和第六任总统。此后,这样的戏码不断上演。迄今为止,在美国已有四个家族出过两位总统。如美国最知名的网络杂志《Slate》所评论的:“家族政治,本身就是美国政治的一部分。从美国建立之初,家族政治就一直存在。”

著有《美国的政治王朝》一书的史蒂芬·赫斯曾采用一种独特的赋值方法来做研究:一个家族之中,如果有人当过总统或者首席大法官,赋值10分;副总统或众议院议长,赋值4分;参议员或州长,3分;众议员,2分;内阁成员,1分。

通过这种方法,史蒂芬以数字证实了这些豪门家族在美国政治中根深蒂固的存在:肯尼迪家族以96分高居榜首,罗斯福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分别以92分和81分位列二、三名。洛克菲勒家族虽然没有出过总统,但却出过一位副总统,3位州长以及多名参众议员。亚当斯家族,出过两位总统,1位副总统;布什家族,塔夫脱家族等都位居榜单前列。

家族政治不仅仅存在于联邦层面。美国公共广播评论说:“事实上,在美国地图上随便挑一个地方,你都能看到家族政治存在。”芝加哥的戴利家族出了两位市长,老戴利和小戴利担任芝加哥市长各长达20多年,执掌美国第三大城市将近半个世纪。

如今38岁以下的美国人的共同点是什么?答案是他们只经历过一次没有克林顿或者布什姓氏参加的大选(2012年)。

有些家族就是更有参与政治的责任感

在美国,虽然人人都有着平步青云的机会,但在政治生涯中,显赫的家世显然能给候选人带来无法比拟的优势,这些优势不只是财和势。希拉里·克林顿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可能某些家族就是有一种要参与政治的责任感甚至倾向。”

与一般家庭相比,美国的政治家族拥有相对浓厚的政治氛围,以致孩子们从小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长大后深谙从政之道便不足为奇了。肯尼迪家族就是这样的典型。老肯尼迪成为百万富翁后,便梦想自己的儿子成为国家元首。他曾向子女们多次强调:“我不希望这个家中有失败者。”

肯尼迪家族子承父业、弟继兄业,前赴后继,永无休止。自1947年约翰·肯尼迪当选国会众议员至今,肯尼迪家族从未离开过主流政治。其中从2009年特德·肯尼迪病逝到2013年家族第四代约瑟夫·P·肯尼迪二世出任国会议员的4年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国会中没有肯尼迪家族成员的短暂间隙。不过,也就在这1460天中,肯尼迪家族两位女婿即阿诺德·施瓦辛格和安德鲁·库奥莫恰好完美补位。

而1960年成为总统的约翰·肯尼迪,年少时就对政治学和国际政治十分感兴趣,大学时念的是国际政治专业,研究生读的是国际金融,这些履历都为他之后走上政治舞台奠定了基础。

精英教育是“世家子弟”传家宝

除了家族氛围之外,教育对于政治家族的形成同样重要。确切地讲,美国精英阶层有一个重要共识,即留给子女的最好遗产不是金钱,而是精英教育。

以美国历史上枝叶最茂盛的“贵族世家”罗斯福家族为例。两个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大学。打破纪录连任四届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去了哈佛。布什家族则是四代的耶鲁校友,从老布什的父亲到小布什的女儿,全部毕业于耶鲁大学。同为耶鲁大学校友的克林顿夫妇,他们的女儿切尔西则是西海岸名校斯坦福大学毕业,女婿马克·梅兹文斯基不仅是前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公子,更是切尔西的斯坦福大学同窗。

《华尔街日报》曾评论说,世家子弟“削尖脑袋”也要挤进常春藤名校,为的是延续经济和文化上的上流地位。政治世家门第的出现和延续,是这一教育投资的重要回报。

家族的声望和资源,让“世家子弟”赢在起跑线上

2000年,小布什竞选总统时曾开玩笑说,“我继承了我父亲一半的朋友,以及全部的敌人。”

家族影响可能会为有志从政的人带来敌人,但好处似乎更多。以此次竞选为例,作为一个来自布什家族或者克林顿家族的候选人,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全国的知名度、支持者,以及大笔的资金——所有这些都是竞选必不可少的因素。

尽管就“普通平民的社会上升机会”来说,美国已经是西方社会里最优秀的,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底层的人向上攀升的空间,按照比例来说要比在高层一直持续累积的那些人要少得多。

不过,家族背景有时候也不都是加分项。在杰布·布什宣布参加竞选的演讲现场,老布什和小布什都没有现身,竞选视频结尾以“杰布,2016!”结尾,隐去了布什姓氏。

在今年1月,美国ABC新闻和《华盛顿邮报》展开的一次调查显示,34%的已登记选民称杰布·布什的父亲老布什和其哥哥小布什在任职期间的表现使他们更不愿意支持杰布·布什,只有9%的已登记选民称老布什和小布什的任职表现使他们更愿意支持杰布·布什。

选民也喜欢“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虽然美国人很认同人人生而平等,但也并不是说,他们不愿看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情况。简单地说,既然人人平等,那也就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富二代”“官二代”。毕竟,一些政治家族从默默无闻走向平步青云,而另一些豪门因子孙也因无能而成为明日黄花。

在此基础上,美国人形成了这样一个逻辑,选总统其实就好比在超市买商品,“名牌”总是更加讨喜、更值得信赖。对于购物者来说,尝试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新牌子,自然不如购买一个驰名老品牌来得稳妥。

希拉里提前成为总统热门候选人,得益于人们对她的丈夫克林顿执政八年期间经济繁荣的怀念;选民们认为老布什“是个好人”,无疑是儿子小布什胜选总统的助推器;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女儿卡罗琳起先对政治没有兴趣,却在2013年被任命为驻日本大使,人们感叹:谁让她是肯尼迪家的女儿呢?

正如美国作家亚当·贝洛所说,人们喜欢看到熟悉的名字和面孔,“看到这个充满变数的社会上层有某种延续性,美国人就会觉得安全”。

如果没有能力,家世也只能等于零

虽然“世家子弟”在美国政治竞选中有着种种优势,但是拥有一个显赫的姓氏甚至有父辈背书,并非进入政治快车道的完美保障。父辈的辉煌只能扮演一个类似敲门砖的角色,可能提升其从政起点,但远远难以锁定胜局。

2006年,前总统卡特的长子杰克曾高调代表民主党竞选内华达州国会参议员,在共和党反恐战争饱受诟病的大好形势下,仍旧因不擅竞选而遗憾败北;8年之后,卡特的孙子贾森又尝试竞争祖父曾经出任的佐治亚州州长职位,却还是铩羽而归。

希拉里也曾说:“(2008年)我输给了叫巴拉克?奥巴马的人。所以我不认为美国政治中存在任何保证。我的姓氏最后并没有帮到我。我们的体制向所有人敞开。这不是那种我一觉醒来、退位给儿子的世袭体制。”

对于这些无法延续家族荣耀的失败,公众更为愿意接受的解释是,虽然他们具有足够的知名度与资源,但却没有展现出足够的从政能力,因而无法令选民买账。换言之,即便候选人坐拥显赫的背景,但他们仍旧需要博得选民的信任;选民有全权来决定是否给候选人的加冕续约。

换句话说,能力不行,出身再好也没用。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