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陈平律师: 人身伤害赔偿案例

Written by ottweekend

克里斯汀娜从埃塞俄比亚移民到加拿大,定居在渥太华。她曾靠为人做家务为生,后来立志当一名护士。她去阿岗昆大学进修,从上ESL课程开始,历经几次失败后,克里斯汀娜终于通过了考试, 成为了一名护士。渥京周末 – The Ottawa Weekend*s2r;O+f$x
渥京周末 – The Ottawa Weekend6q#N3|5a”T/h
克里斯汀娜的健康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在来加拿大之前,她曾染上疟疾和伤寒,得过阑尾炎,并为甲状腺肿动过手术。术后产生并发症,克里斯汀娜曾一度呼吸中止,这可能造成缺氧性脑损伤。来加拿大后,克里斯汀娜曾为眼皮上的癌变进行放疗。一次在OC Transpo的公共汽车上,有人把一个沉重包裹掷向她的后背,导致她的后背一直不很舒服。
,[/Q-d5U9b;\9g
在车祸发生前,克里斯汀娜的家庭医生发现,尽管克里斯汀娜接受过医疗培训,她有时候看上去迟钝,在理解接受医疗建议时有困难。家庭医生曾一度把她的这些问题归结为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这些所谓的障碍在车祸发生后才被接受为认识能力的缺陷。
www.ottawaweekend.ca&C)m1j&^:A8H7f
2000年1月20日事故发生的那天,克里斯汀娜在上班的路上。她从公共汽车上走下来,沿Baseline穿过Merivale的路口。在她走到路口的一半时,一辆汽车右转向她撞过来。
)B,C$o$?*i1F:|.V;H;~
根据肇事司机的描述,他的车只是蹭了克里斯汀娜一下。目击者看到克里斯汀娜翻滚到前车盖上,然后落到地上,踉跄着险些摔倒。目击者把克里斯汀娜带到附近一家Tim Hortons,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0A+o%M6z’V y1Z”U-M,T
根据肇事司机的保险公司聘用的医生的证词,克里斯汀娜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害,她没有遭受任何脑损伤,虽然有些慢性疼痛,但是痛感处于很轻微的区域,而且由于她的认知能力的缺陷,她实际上夸大了她所能感受到的痛感。
渥京周末 – The Ottawa Weekend0H(U/B:O)T-l-`0n
克里斯汀娜的律师为她聘用的医生不同意上述意见。他们认为克里斯汀娜在车祸中受到的损伤严重影响她的认知能力,并且导致她肌肉骨骼的退化,这使得她无法继续从事护理工作。也有医生认为她的损伤使得她无法从事任何工作。

她在车祸前的认知能力的缺陷和后背受到的伤害,事实上加重了车祸对她造成的伤害。也就是说,如果车祸前发生前她没有患过多种疾病、认知能力没有缺陷、后背不曾受伤的话,这场车祸本不该给她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www.ottawaweekend.ca8L*a&H%o3X
渥京周末 – The Ottawa Weekend+E7H;P4\5\7Z8Q+O.k
法庭认为,尽管是车祸前的损伤导致克里斯汀娜的车祸后的伤势更为严重,肇事司机仍要为克里斯汀娜车祸后的所有损伤做赔偿。法庭不支持区分哪些伤害是车祸前已经存在的,哪些伤害是车祸直接导致的。

在此案中,克里斯汀娜共获得赔偿30多万加元。

(COURT FILE NO.:  02-CV-19463)

本文只做学习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及建议。

About the author

ottweeke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