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港、澳、台新闻

中国为什么对叙利亚人权决议投反对票?

 

 20日早上6点多,联合国官方微博的一条内容引发中国网友热议。内容如下:

在近日恐怖分子接连在巴黎犯下血案、杀害中国人质的前提下,许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还要就“叙利亚人权决议”投反对票?

甚至还有人对与中国站在同一反对阵营的朝鲜、古巴、俄罗斯等国家颇有微词。

难道中国真的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

等等,这些人其实漏掉了一些重要信息。这导致很多不了解叙利亚问题,只看到中国和朝鲜等15个国家一起投了反对票的中国网友们,自然会“图样图森破”地以为自己的国家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是不正义的。

联合国官微到底漏掉了什么?中国为什么投反对票?

为了让观点更有说服力,作者决定不采用中国官方的说法,而用西方媒体的报道,先给大家补充一下联合国的微博编辑漏掉的内容:

1、中国投反对票的这个决议,是沙特阿拉伯在专门负责“人权”问题的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上提出的。

2、沙特阿拉伯指出叙利亚侵犯人权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已造成25万人死亡,1200万人流离失所,但沙特把主要责任归咎给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要求把他送上国际法庭。对于ISIS的谴责,则是一笔带过……

3、 沙特还宣称俄罗斯打着反恐的旗号轰炸叙利亚境内的温和的反对派武装,并要求俄罗斯以及伊朗等外国军队都撤离叙利亚。但俄罗斯方面否认了沙特的指控。此外,根据西方媒体报道,上月底ISIS为了报复俄罗斯的轰炸打击,才炸毁了一架俄罗斯的民航客机,并造成224人丧生……

4、叙利亚驻联合国特使对该决议进行了回击,宣称沙特是一个“极其伪善”的国家,自己国内的人权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比如打压不同教派,而妇女在沙特更是没有人权。叙利亚特使还质问说:“全世界有谁会认为沙特是一个多元、民主,其中妇女享受平等权利的国家呢?”

BBC报道称沙特在”阿拉伯之春“期间进行民主镇压

5、叙利亚特使还指控沙特涉嫌资助ISIS等极端宗教势力和恐怖组织。但沙特否认这一指控。

6、这次的决议虽然有115个国家赞成、51个国家弃权,15个国家反对。但反对的人数去年呈上升趋势。去年类似的决议获得了125个国家的赞同,13个国家反对,47个弃权。而这或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立”国家正在认识到,叙利亚人权问题的恶化,并不是叙利亚政府一方的问题。

所以,看了上面这些联合国的微博编辑并没有告诉你的信息,你还觉得中国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吗?你还觉得支持这个决议的国家,就是“正义”的吗?

实际上,沙特之所以与叙利亚这么“较劲”,本质上与“人权”完全无关,根源是伊斯兰世界复杂教派的冲突。这其中有不同教派的国家间的互撕;也有同一国家内,当政教派对在野教派的镇压。

沙特王室

不过,因为沙特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是帮助美国牵制伊朗的重要棋子,所以在“阿拉伯之春”这个所谓的“民主革命”中,沙特这个君主制国家,就可以屹立不倒了……

当然,美国国内也有人对沙特很不爽。比如《纽约时报》的资深评论员弗里德曼2个月前就在一篇名为《沙特:我们那个极端伊斯兰的“死党”》的文章中,怒斥沙特是一帮彻头彻尾“反现代、反女性、反西方、反多元化”的。他还认为沙特对于极端伊斯兰主义的贡献,远远大于美国的“眼中钉”伊朗。

《纽约时报》

综上所述,这次沙特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的针对叙利亚的所谓“人权”决议,其本质上是沙特打着“人权”幌子对叙利亚政府展开的又一轮教派撕逼,没有任何“正义”可言。而中国等一些国家投反对票,还有51个国家投弃权票,恰恰是因为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不想被人当枪使。

只是在掌握全球舆论影响力的西方政府的渲染下,一个无奈的是,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往往会被西方政府的舆论攻势所误导,以为沙特真的关心民主自由与人权。这实在是“冤枉”沙特了……

 

另据此前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当地时间20日晚以15票赞成一致通过决议,促请有能力的会员国根据国际法,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受“伊斯兰国”控制的领士上,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特别防止和打击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的恐怖主义行为,摧毁它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相当多的地方建立的庇护所。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表示,中国政府强烈谴责恐怖组织泯灭人性的罪行。联合国应当发挥主导作用,进一步加强反恐合作。反恐要标本兼治,不能采取双重标准。我们要打击网络恐怖主义传播,打击任何暴力恐怖犯罪活动,打击东突恐怖势力是反恐重要活动。

刘结一发言

《环球时报》也在今天(21日)刊发评论文章《中国就联合国“叙利亚人权决议”投反对票》。

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19日以115票赞成、15票反对、51票弃权通过决议,“最强烈地”谴责叙利亚当局对其本国人民“持续不断的武装暴力”,对其他在该国土地上侵犯人权的行为则给予了“强烈谴责”和“谴责”。该决议草案由沙特阿拉伯提交,美国等西方国家做了保荐国,中俄等国投了反对票。

叙利亚内乱的性质是什么,谁应当对该国的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大批难民拥向欧洲负主要责任,这是个充满争议的问题。西方之前一直把阿萨德政权视为叙利亚乱局的首恶,难民的大量涌入和巴黎遭IS恐怖袭击,实际上动摇了部分西方公众的原本看法。至少阿萨德政权无法对IS的出现负责,而IS胡作非为又是整个中东混乱的标志和缩影。

叙利亚在2011年之前即使再差,也比国破后多方交战、悍匪横行的今天好得多。叙利亚内乱是由街头抗议逐渐演变成内战的,其中外来力量的推动是“阿拉伯之春”各爆发点中最突出的。如果仅仅因为人权问题就需遭到如此剧烈的外来干涉,那么阿拉伯国家又有几个能够幸免?叙利亚是阿拉伯国家里世俗化程度较高的,阿萨德政权的民意基础也要相对好一些,后一点是该国反对派打了4年也没能把阿萨德搞下台的原因之一。

内战既起,必致生灵涂炭。叙利亚交战各派大体分为三个阵营,一是政府军,二是西方支持的反对派,三是IS。在这三方中,如果说政府军打仗最不讲战争道德,对平民出手最狠,天然缺少可信性,至少值得打个问号。

这项决议的内容显然受了地缘政治的很大影响,至于它能得到很多国家的支持票,不能不说西方操弄人权话题、以及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制造敌对的本事还是很大的。不过,中国投了反对票,印度和印尼都是弃权票,世界人口前四大国家的三个都不对这项决议表示支持,这也很有意思。要知道这三个国家的人口就占了全世界近2/5。

我们支持中国政府就这项决议投反对票,尽管表面上看,投反对票的处于少数。人权议题具有正面积极的推力,但受地缘政治的干扰,它经常在国际舞台上被扭曲,工具化。很多时候其实际结果不是推动那些国家的人权建设,而是打乱了发展人权的经济社会基础,或欲速则不达,或直接把一些国家推入战乱。

叙利亚就是个典型例子。到2011年时,叙国内人权状况有问题,这个结论不能说离谱。但在阿萨德政权发誓改革、而且有实际行动的情况下,西方仍将该政权一棍子打死,武装反对派,这就不是在搞人权了,而是要拔掉一个亲俄罗斯和亲伊朗的据点。这样的“人权建设”怎能不把叙利亚这个小国打得满地找牙,无论人权是不是它的起点,之后的进程早就甩出人权轨道十万八千里。

中国在叙利亚并无太多利益,大马士革无论亲谁,反正亲不到北京,因此中国是相对超脱的。但多数中国人看不惯西方在一个国家里想换谁就换谁的霸道劲。如果这成为世界的一个规矩,西方说谁有人权谁就有人权,说谁没人权而且该打就注定它要倒霉,那世界还不乱套?

中国人千万别被联合国上述无约束力决议的投票结果忽悠了。我们没有支持“独裁政权”,叙利亚政权怎么样,要由叙利亚人民说了算。中国怎么投票,这既是原则,也是外交。美国有时还做个只有两个反对票时“之一”的少数。

中国的现代人权概念来自于西方,它的主旨我们学来了,它作为国际政治议题所附加的西方利益,我们需有能力“婉拒”。同时以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态度对待人权发展,这是中国崛起必须表现出的水平和高明。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