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港、澳、台新闻

透视中国:习近平出访推动大国外交

习马会强调一个中国的共识,但中国能同台湾分享主权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来在国际舞台频繁亮相,以比以往中国领导人更加主动的方式展开全方位外交。用中国专家的话说,习近平外交显示了宏大的战略布局,但中国作为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及其主导的现有秩序能否求同存异?

习近平担任最高领导人以来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即通过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同中亚,南亚,西亚和欧亚多国发展经济合作建立利益共同体。为此中国成立有能力同世界银行竞争的亚洲投资银行,并投巨资成立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搞搞基建“丝路基金”。

在5月习近平出席了有中国军队参加检验队列的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红场大阅兵,9月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有多国部队参加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大阅兵。中国借展示强大的国防能力表明中国作为战争受害者的历史一去不返。

9月下旬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同奥巴马达成限制碳排放协议和网络安全以及合作打击犯罪协议,并承诺中国减少在第三世界对高碳排放项目的投入。习近平在联合国讲话中作出人权和和平发展承诺,并宣布设立20美元的南南合作基金,减免世界最低收入国家债务,以及对世界最不发达国家120亿美元的长期投资。

习近平10月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英国保守党政府表示要同中国“携手打造黄金10年”,“英国要成为中国在西方世界最好的伙伴”换来了300多亿美元的经贸协议。

11月对于同中国在南海有主权争端的越南,习近平做了“到邻居家串门、到同志家作客”式的国事访问。随后习近平在新加坡同台湾总统马英九实现了台海两岸领导人具有历史意义的首次会晤。

“有所作为”

中国领导人的积极外交一改中国“韬光养晦”的国际形象。现在中国学者似乎更愿意强调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讲韬光养晦的同时还说过“有所作为”的话。

邓小平90年代初曾经说,“在国际问题上无所作为不可能,还是要有所作为。作什么 我看要积极推动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我们谁也不怕,但谁也不得罪,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办事,在原则立场上把握住。”

习近平最近对中共高层讲话中谈到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问题,提出要主动参与并用观念引领“加强全球治理、推进全球治理体制变革”。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体现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原则,并以此作为增加了中国同其他国家利益交汇的基础。

在国际力量发生变化的时候,作为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崛起大国的领导人强调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应对挑战,否认“很多挑战也不再是一国之力所能应对”

习近平强调要推动变革全球治理体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之前他还讲到“世界多极化向前推进的态势不会改变”,意即美国作为冷战结束后唯一超级大国的局面正走向终结。

据此西方许多评论员认为习近平的大国外交姿态表明中国已经放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策略。而最近美国海军(10月)在南海中国扩建岛屿巡航引发的同中国关系的紧张说明了中国崛起同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冲突。

国际观分歧

习近平外交是否已经放弃了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方针?

除了崛起大国同维持现状大国之间在地缘政治和势力范围意义上的冲突外,中国和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还存在主权和历史概念上的分歧。

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础,即“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但在全球化和普世价值论者眼中,中国在“五项原则”中强调自己内政不容外力干涉(也不干涉别国内政)体现了老式的欧洲国际关系准则,即威斯特伐利原则。

1648年欧洲列强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公约,确定了国与国关系中尊重国家主权、国家领土与国家独立等原则,这被认为是现代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开始。

西方国家政界人士经常会强调老式的“国家主权”原则同现代的民主和人道主义原则格格不入,甚至认为主权原则为对立排他,而非融合的基础。1999年英国首相布莱尔在美国演讲说,全球化令威斯特伐利亚原则过时。他后来又说,世界进入了后威斯特伐利亚时代。

欧盟国家分享主权以及允许国家外部力量干涉国家内部事务可以理解为所谓“后威斯特伐利亚”的政治特征。但中国的国家主权观则不允许国家主权受国家外部力量干涉,也不允许受内部非国家力量作用,诸如“阿拉伯之春”和“颜色革命”中的所谓“人民力量”。

最近的“习马会”为上述分歧提供了最新注脚。习近平在两岸领导人会见中强调“九二共识”的一中共识。中国智囊学者公开说,如果改变这个对国家主权的共识,台湾将会“地动山摇”(战争暗示)。而反对“马习会”的台湾反对党领导人则强调台湾未来要由台湾的“主流民意”来决定。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