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还有2周投票 加国大选指“难”

10月19日就是加拿大的大选日,而这一次,加拿大人做出选择的难度高的超乎寻常。8月2日,加拿大总督大卫·约翰斯顿解散了议会,使联邦大选的选举时间比以往长出许多。11周的大选不仅对参选党派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三大党派的支持率不相上下,而对于陷入了选择困难的选民来说,在加拿大经济陷入衰退的今天,谁能力挽狂澜?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三分天下 辩论后胜负依然难分

竞选开始时,民调机构Nano’s Research的电话调查结果显示,三党实际上是势均力敌:31.5%的受访者表示将支持保守党,30.1%支持NDP,支持自由党的占29.3%。这样的情况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虽然自由党、NDP都曾轮流登顶,但最新民调显示,保守党又以微弱优势领先。

离10月19日大选仍有3周时间,现在没有一个党派取得了绝对优势。

9月4日,加西周末在微信公众号里进行了读者民调,对投票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却与西人的结果大相径庭——保守党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从多伦多星报的数据中可以看出,在西人主流媒体的统计中,三个党派的民调数据随着时间的推移 而咬得更紧。8月的时候,NDP曾经攀上过40%的高峰,但是在8月下旬渐渐失去了优势,在整个8月,三个党派的数据总体变动较大,但是到了9月,三个党 派的支持率几乎不分上下,都在30%左右。

联邦NDP的优势来自于它的省级表亲阿省NDP赢得了阿尔伯塔省的选举,不仅增加了NDP在 该省的影响力,在全国数据上,NDP也得到了不小的支持。但是在安大略省,NDP的支持率远低于自由党的34%和保守党的33%。在魁北克和BC 省,NDP的上升势头在劳动节前后出现了颓势。

对于保守党来说,失去选民支持的原因莫过于达菲案,民调公司Abacus的CEO David Coletto表示,有3成选民认为达菲案影响了他们的选票,其中有85%人表示,这件事让他们不想投票给保守党。而对于原本就没有很多潜在选民的保守党 而言,达菲案伤害的是最重要的一部分选民。

小知识

加拿大联邦政府前参议员迈克·达菲(Mike Duffy)2012年因不实申报住所补贴被人揭发。2013年3月,达菲退还了9万元的费用,但是皇家骑警发现他有许多问题,2014年对达菲提起30 多项控诉,而调查中发现,达菲用于退还的钱,来自于总理办公室。哈珀、总理办公室、参议院等均被卷入。

小艾兰事件:9月2日,一名叙利亚3岁男童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在全球各大社交媒体上热传。为了逃离战乱,小艾兰的父亲——40岁的阿卜杜拉·科迪(Abdullah Kurdi)希望带着家人们前往欧洲,但是在偷渡中遇到大浪,阿卜杜拉的妻子、两个孩子都因此遇难身亡。

自由党在民调中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地位,根据民调机构Nanos的联邦选情调查结果,民众信任自由党促进经济的政策,49%的人赞同增加政府支出来刺激经济,42%的人则注重平衡预算、减少债务。因此,自由党的支持率较为稳定 。

9月17日,哈珀、小特鲁多和唐民凯在卡尔加里举行了加拿大主要政党竞选辩论,因为60%的选民对于经济议题的重视,所以辩论的重点也在经济层面。比起第一次在8月6日加拿大人度假期间进行的辩论会,这一次的辩论关心的人数大为增加,气氛也火爆的多。

在17日的辩论中,保守党领袖哈珀、新民主党领袖唐民凯和自由党领袖小特鲁多都经常打断对手 的话,提高声调抢夺话语权,虽然政党领导人在表现方面有些差别,但专家和媒体的共识是这次辩论没有明显的赢家,随后的民调数据也表明,哈珀、唐民凯和小特 鲁多都没有因为此次辩论甩开对手脱颖而出。

辩论后的民调依然差别不大。根据多伦多星报9月20日的数据,保守党的支持率重攀至31%,自由党以29.4%紧追其后,NDP则是29.1%。

随着大选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税收、支出和加拿大的前景等与加拿大切身利益相关的内容,得到了竞选人的重视,同时,也应该得到华人选民的关注。

联邦大选华人关心什么

选情如此扑朔迷离,三党其实心里都没底。因此,在选民的争夺上更是拼尽全力,不断地提出让人关心的议题和承诺。

网上华人热议关心的选举相关话题很多,但有些网民提出的问题并不在、或并不完全在联邦政府的职责范围,比如华人家长关心的教育问题。所以要先知道:联邦政府的职责是什么,换句话说,联邦政府管什么?

加拿大的政府由三级构成,也就是常说的三级政府,其中包括联邦政府(Federal Government)、省政府(Provincial Government)和市政府(City/Municipal Government)。联邦政府一般是由获得众议院最多席位的政党组成。联邦政府负责全国性事务,包括外交﹑国防﹑省际和国际贸易﹑商业﹑刑法﹑银行业 ﹑货币制度﹑社会福利﹑渔业等。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对移民﹑农业及其它一些事务有共同管辖权。

而省府则对本省事务有决定权,因此许多人关心的教育﹑家庭及儿童福利﹑产权﹑公民权﹑司法行 政﹑医疗健康﹑自然资源﹑社会保险﹑劳工法例﹑市政管理等其它问题其实并不完全是联邦大选的重点所在,而是归省府管辖,特别是许多华人关心的房地产、教育 经费等议题,其实并不完全归联邦政府管辖。

虽然8月的达菲案和9月的小艾伦事件都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技术上进入经济衰退期的加拿大经 济、逐渐上升的失业率、维持原状的利率使得接近60%的选民都表示自己更关注经济方面的内容。而在联邦政府的管辖范围内,最受华人关注的莫过于税收、儿童 福利和移民政策了。下面我们看看至今为止各党向选民的承诺。

保守党

保守党坚持小政府理念,相信应该给纳税人多留一点钱,让他们自己进行理财,而不是由政府多收 税来进行主导。因此实行了家庭减税,增加全民幼儿福利金,继续降低企业的税率。保守党是唯一一个认为不应该增加税收的党派。哈珀认为自己曾带领加拿大走出 金融危机,这次的经济困难只是暂时性的,他仍有能力在这个经济衰退的关头管理好加拿大。在政治方面,他坚持国家安全和打击犯罪,有选择的接受移民和难民。

保守党履行承诺,提前一年实现了预算平衡,并取得19亿的盈余。

推出家庭减税(income-splitting),允许拥有18岁以下儿童的夫妇,从收入高的一方转移5万元的收入给收入低的一方,获得抵税额最多2000元。
将5500元的免税储蓄账户TFSA的年度限额提升至10000元。
将6岁以下儿童的全民幼儿服务福利(Universal Child Care Benefit)从100元增加到160元;6到17岁的儿童也能得到60元的每月津贴。
提高老人金的提取年龄至67岁。
想办法提升加拿大人自愿向加拿大退休金供款的数额。
保持现在的低税率。降低小企业的税率,到2019年,将从现在的11%降至9%。已经将公司的税率从22%降至15%。
延长现在的15%矿业资源调查税,对于难开采的矿井制定新的25%的税率。
2017年就业保险金(EI)从每100元供款1.88元,减至1.49元。
联邦税项是过去50年来最低。
简化家庭办公室的费用抵税计算方式,去除企业的繁文缛节。
维修房屋的支出每年的退税额度最高为5000元。
为160万单身老人提供新的税收优惠,加上现有的政策,每人最多可以节省税款2000元。
将残障储蓄津贴从3500元增至4000元
重新与各省商议20亿的劳动力市场发展协议(Labour Market Development Agreements),为用人单位和求职者提供培训。
从2016-17年开始,在4年里提供6500万元给企业和行业协会,让他们与专上教育机构合作,更好的提供符合雇主要求的课程。
增加学徒创造就业税收抵免从2000元至2500元。
在2020年之前创造130万个新职位。
在三年内对龙虾产业投资2000万,另有500万的科研经费。
花2亿元扩大高速宽带网络。
对于移民仍保持强硬立场。6月19日《入籍法》(Citizenship Act)C-24法案正式生效,延长入籍居留时间,从4年内住满3年延长至6年内住满4年;每年需住满183天,入籍考试年龄范围扩大;可取消敌对加国的人的加拿大国籍。
5年内对完成了海外资历认证程序的新移民增加4000万联邦贷款支持。
对于此次的难民浪潮,保守党政府计划在2018年以前,收容11300名难民。在2015年1月,加拿大已经承诺在3年内安置1万名以上的叙利亚难民,并提供9000万人道主义援助。
5年内对预防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Kanishka项目投资2000万。
犯罪分子被判处终身监禁后不得假释;加大酒驾的处罚;为儿童咨询中心提供新的资金。
最多拿出220万元用于打击非法毒品实验室和种植地,为父母提供毒品信息的免费热线。

自由党

面对经济难关,自由党党领小杜鲁多认为需要换一种思维,不能僵化在平衡预算上,他 会展开为期10年、投资总额1250亿元的基础设施升级计划,进行投资从而刺激就业和经济。按照自由党的财政计划﹐加拿大将有“适度的短期赤字”。执政后 前三年﹐每一年赤字低于100亿元﹐到2019-20财政年度﹐实现平衡预算。在移民政策方面,他认为保守党太严苛,小特鲁多强调自由党是移民的党,上台 后会调整现有的移民政策,帮助移民团聚。

小特鲁多批评保守党政策过于偏向富人,而他将为中产阶级谋取福利,因此取消TFSA的增额和现有的儿童福利政策,对富人增税。

增富人税减中产税,将中间阶级的税率从现在的22%降至20.5%,对收入超过200,000元的人创建一个新的纳税额度,33%。
取消夫妻间转移5万元的家庭减税法案,自由党认为这是一个为加拿大最富有的15%的人减税200万的计划。
引入新的收入减税系统,为家庭收入在150,000元以下的有孩子的家庭提供免税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
取消将TFSA增加至10000元的法案,因为它不能对最需要的人有帮助。
保留小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但确保它不会主要为富人服务。
老师自己出钱购买的教学用具,可最多得到退税150元
取消新出租房屋的消费税,给翻新老房的业主1.25亿优惠。
取消保守党将老人金领取年龄提升到67岁的政策。
增加加拿大退休金供款额。
减少EI的保费,从2017年起,将每100元收入1.88元的供款额,减至1.65元。削减就业保险申请的等候时间,从两周减至一周。
给省府5亿元用于培训熟练工人,并对联邦培训增加2亿投资。4年内对青年就业战略注资15亿,帮助12.5万失业的年轻人。
对加拿大各地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1200亿资金。
为卡尔加里提供150万资金,用于公共交通和城市防洪。
取消F-35的订单,购买更便宜的飞机;用省下来的钱支付北极近海巡逻。
每年投资2亿元用于开发清洁技术。
自由党上台后会调整现有的移民政策,恢复家庭团聚,加快审批速度,更加欢迎外 国留学生成为加国人等。同时坚决反对新《入籍法》C-24法案。自由党主张废除新公民法(Citizenship Act)中的多项不必要的移民规定,包括要求国际学生居留在加国的时间,以及新公民必须申报在加拿大居住地等规定。
自由党宣布,在2016年前就收容25000名难民。

NDP

此前从未执政的NDP在谈经济问题上为了不被攻击计划无法实施、过于左倾派发福利,因此在政 党承诺上比较谨慎,除了取消只有利于富人的税务和TFSA政策以外,提议的重点在于15元的日托价格和最低时薪,提高大公司税率,减少小企业税,增加就业 机会。对医疗、健康、儿童、就业等方面增加拨款。

执政后将增加经济类移民,改善现有移民机制。

唐民凯承诺,执政当年,也就是2016年就能达到预算平衡,并且达成41亿的盈余。

不提高个人所得税率。
取消只有助于富人的家庭减税政策。
降低TFSA限额,高供款额几乎不能帮助到中产加拿大人,而是帮助了富人。
冻结EI保费,减少EI领取限制。
取消股票漏洞。
小型商业税减至9%,2016年开始提高加拿大大公司的税率,增至保守党执政前的水平,也就是不超过17%。取消对石油业、银行业等行业的补贴。
未来5年里为汽车创新项目提供额外9000万;为小型和中型航空航天企业增设1.6亿基金。
对购买创新研发所用的机械、设备和地产的公司提供4000万税收抵免。
将小企业的税率从11%降到9%。
提供1亿资金,4年内创造4万个职位和带薪实习机会。
将联邦雇员最低时薪调升至15元/小时。
保留全民幼儿服务福利的变化。
创造全国儿童托儿项目(national child care program),日托价格定位15元,并兴建横跨加拿大的可负担托儿中心。
为贫穷的老人增加保障收入补充福利4亿元。取消将老人金领取年龄提升到67岁的规定。
上任6个月内,召开会议讨论加拿大和魁北克退休金计划。
增加退休金计划的供款额。
推行全民药物计划,在未来4年动用26亿元,与省府合作,通过集体采购,削减药物成本30%,提供全民免费药物。
减少对省级卫生部门的拨款。
建立1亿元的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创新基金,包括每年对卫生保健提供者和社区心理卫生协会提供1500万元资金,对研究和健康信息提供者拨款1000万。
投资3亿增设200个诊所;花2亿增聘保健专业人员;对阿兹海默症和老年痴呆的研究、筛查、诊断和治疗拨款4000万。
在四年内花8亿,帮助各省扩大居家养老方案,创造5000个护理服务。
投资4000万帮助并遭受暴力的女性提供庇护空间2100个和350个暂住房屋。
重开海上搜救中心,提供全天候海岸搜救能力。
投资2800万支持青年运动。
投资3000万,在三年内支持旅游业发展。
4年内花2.5亿招募2500名新警察。
NDP政府将会改进移民部的效率和准确率,招募和培训合格的移民官,确保案件审理者的资质和对案子的负责态度,为移民部设立问责机制,提高效率。当政后,重点抓经济类移民。
NDP计划在未来4年,收容46000名叙利亚难民。年底前收容1万难民。
从繁琐的承诺和数据中找出一个最合适的党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个党派都提出了非常细致的竞选方案,但是连番轰炸之下,加西周末的记者发现,有不少人出现了张冠李戴或是记错的情况。加西周末选取了几位不同性别、政治倾向、教育水平的人做麦克林杂志的竞选问卷,结果令人惊讶,许多人做题后发现自己实际选择的政党与自己倾向的党派不符。

2个人回答的结果都让他们自己感到惊讶,虽然每个问题都是平心而论进行回答的,但结论却与自己的想法不符。

即使是在对大选有一定了解的群体里,三大党派的政策仍然容易让人混淆,原因是各个党派减税的方向和数字是让人难以确定。此外,在实际得分上,相近的得分从侧面说明在选民的心中三大党派的政策的相近程度。

谈了政策也谈执行力 各党均有优劣

承诺的内容是一回事,能不能履行承诺,则是更重要的事。绝大多数政党在上台之前都会做出许多 保证,并跟随当时的热点和选民关心的事情而推行相应的政策,从而最大程度赢得选民的支持,但是对于选民来说,重要的不是各党派要做什么,而是他们有没有能 力实践自己的诺言,执政后有没有能力将保证落到实处。

想做执政党,就要经得起质疑和攻击。与有大选经验的哈珀相比,自由党的小特鲁多和NDP的唐民凯的确在执政经验这方面处于劣势。在电视和广播里,支持保守党的广告不断的对自由党领袖小特鲁多进行攻击,认为他少不更事,缺少实际治理国家的经验。

保守党网页上指责小特鲁多没准备好的404页面

小特鲁多不得不亲自在广告里进行还击,表示自己有治理国家的能力,并尽力拉拢移民,在经济和 外交上批评保守党的政策。当然,与总是担任反对党的唐民凯代表的NDP来说,身为加拿大总理之子的小特鲁多在执政能力上拥有一定的优势——虽然不是每个人 都相信老子英雄儿好汉,但是父亲老特鲁多的政治智慧和政治遗产,依然能为小特鲁多加分不少。加上自由党也是历史悠久的前任执政党,有着充足的经验,获胜的 几率并不低。

在劣势中仍然不曾言败的NDP自然有自己的优势。5月,NDP在阿尔伯塔省赢得了支持,打败 了保守党多年来对阿省的控制,第一次在该省执政。虽然省级政党跟联邦级政党并不是一回事,但是阿尔伯塔选民也在经济困境下选择了没有执政经验的NDP,说 明大选的变数很大。而在加拿大大选的民调中,没有什么执政经验、被保守党攻击党内曾出现非法使用税金行为的NDP的票数能够与保守党和自由党紧咬不放,有 不小的原因来自于加拿大的经济情况。在三个党派中,NDP的政治倾向较为偏左,呼吁减少贫困、保护人权。人们担心经济紧缩时自己的生活品质,因此,对于这 部分人以及年轻人来说,重视社会福利的NDP成为了他们不言而喻的选择。但是年轻人投票率较低,根据加拿大选举委员会(Elections Canada)的数据,2011年仅有38.8%的18-24岁的年轻人进行了投票,因此,虽然NDP的潜在年轻投票者很多,他们是否能出来坚持支持 NDP,是NDP能否脱颖而出的一个要点。

保守党执政多年,自然经验丰富,但是执政多年的政党反而有更多的负资产。达菲案就是一个例子。

受原油价格下跌的影响,许多人不再相信保守党的调控能力,认为经济形势和制造业的流失,都是 保守党缺乏长期计划的过错。和今天的保守党批评自由党一样,第一次上台后,缺乏经验的保守党政策也是变来变去,多次食言,特别是在移民政策方面变动最大。 2014年6月28日,加西周末刊登了加拿大移民政策修改全记录,将保守党执政8年以来的移民政策做出了总结。

哈珀本人在国际上的政治倾向极富个人“特色”。他本人极度支持以色列,在巴以冲突上,哈珀对 以色列坚定的狂热超过了世界各国任何一个当政的领导人,甚至超过了一直以来偏向以色列的美国。在对待中国的立场上,哈珀也很“特别”。2008年北京奥运 会时,中国邀请了各国政要,俄罗斯总理普京和美国总统奥巴马都亲临现场,80多位政要都亲临开幕式,但哈珀仍坚持独自在家。再加上达菲案的影响、科学家对 于僵化的政府的反对,以及人们长期以来积攒的不满,保守党虽然仍有不少的坚定的支持者,但是再也不能在争取民意上取得更大的成果。

总结
2006年上台后,减少联邦技术移民的配额,同时放宽加快投资移民的数量。
2008年,28万技术移民被一刀切,只有符合要求的38种职业才能申请移民。
2010年,修改移民法,职业减少至29种,总共只接受2万个申请。投资移民的资产额度和投资额翻倍。
2011年,技术移民配额减半,联邦投资移民暂停。
2012年,暂停技术移民。
2013年,可移民职业减少至24种,配额5000人,英语要求提高。
2015年,开始实施“快速通道”政策。6.6万投资移民被一刀切。
个人和政党 选民都需考虑

作为本地第一个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投票调查的华人媒体,加西周末得出的调查结果与西人的民意结果有不小的区别。

加西周末微信调查的目标为微信读者,调查时间从9月4日开始,持续2周。在这段时间里,有 1015人查看了这次投票,有417人做出了投票,投票率为41%。其中,支持保守党哈珀的有265票,占总投票人数的63%;支持自由党小特鲁多的有 81人,占19%;NDP的唐民凯支持率为8%,共有35票。绿党领袖伊丽莎白·梅伊获得了7票;不能确定的票数有29票。

从加西周末此次的投票结果中可以看到,哈珀带领的保守党仍然是接受调查的大部分华人的首选,支持率超过了60%。

SFU大学教育法律和社会中心的研究助理Jimmy Yan对加西周末表示,这样的在线民意调查是一种很好的尝试,尽管作为一种自发性选择参加(opt-in)的调研,鉴于选择性的样本偏差 (selection biases),其所获得的400多个投票样本在统计上无法代表全体加西周末的读者或者全体华人,但是在没有能力做精准的随机民意调查的前提下,至少这样 的结果还是可以给我们看到在选举的中前期,部分华人读者的考量。

在意识形态上,的确有许多华人比较偏向于保守党,认为他们更注重家庭,在同性恋、大麻问题上较为保守。温哥华太阳报也认为,在上一次的大选中,保守党获得了号称“移民奋斗者”(immigration striver)的华裔加拿大人的支持。

家住列治文的华女士表示,此前华人支持保守党,是因为在政策和意识形态上,保守党更合华人的口味。她强调,在选择支持哪个政党上,不应该是华人只选华人,选民要注重的是事实,就事论事最重要。

每个党派都没有针对不同族裔的政策,这也不被允许,但是从个人层面来说,议员可以针对不同的族裔的需求,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因此,在选民出现选择困难的时候,应该认真的看看议员到底为华人做了什么,而不是只去看他参加过多少华人的活动,为华人站过多少台。

为了了解各个议员针对华人群体的想法,加西周末采访了位于华人聚集地的国会议员杨萧慧仪、黄陈小萍、Don Davies,并向自由党总部发信。直到本文截稿,加西周末得到了部分议员的个人回复。

黄陈小萍(Alice Wong)较为简单的总结了保守党的一些华裔相关政策,强调列治文的人受益于保守党政府的政策。此前,在加西周末记者试图采访她关于辱华小货车的意见时,她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杨萧慧仪(Deanie Wong)则为加西周末列举了2页多的回复,在信中,杨萧慧仪列举了过去4年中,保守党和她为华人做出的贡献:扩大亚太贸易,帮助建立北美第一个人民币交 易中心,她当选为加拿大-中国协会共同主席(Canada-China Legislative Association);为中国公民提供最长10年的多次入境签证,签发超级签证,其中20%的签证都发给来自中国的人;促进中加贸易,使中国成为加拿 大优先考虑的市场;与中国签署中加贸易促进保护协定(Canada-China 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greement)等。她个人拿出了许多对华人有意义的成就。

虽然温哥华-Kingsway选区的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es)也没有回信。但很多华人和华人群体都知道他的名字,他在年初以个人名义向国会提出关于中加十年签证的M-558动议,并在国会宣读了请愿书。

加西周末在截稿前,并未收到自由党的回复。

对选民来说,无论是从宏观层面,比较各党派的政策和立场,选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党派也好;从微观层面,看议员是否关心华人,为华人做了多少实事也罢,不要将自己的眼光局限在华人的面子和小恩小惠上,认真的做出抉择,才能让这艰难的一票,投的更有价值。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