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3党领袖猛辩经济 学者:未提解决之策

在三大联邦政党领袖17日晚上举行以经济为主题的辩论后,渥太华公民报邀请三位经济学家评论这场辩论。

卡勒登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史普鲁特商学院(Sprott School of Business)副教授李(Ian Lee):

三位党魁均背负重担参加这场辩论。哈珀总理不得不为成长缓慢和脆弱的经济辩护;唐民凯背负的重担,是人们长期存在对新民主党经济管理能力的担心;自由党的特鲁多背负的重担,则是被视为年轻和缺乏经验,因而担心他尚未准备好领导一个规模高达2兆(万亿)元的经济体。

由左至右为特鲁多、唐民凯、哈珀。

特鲁多未能表现出他拥有担任加拿大总理应具有的沉稳。唐民凯在谈论问题和辩论时,则颇有吸引力和说服力。他在谈论自由党一面批评保守党政府连年赤字,自己却主张实行赤字预算的自相矛盾时,显得沉稳而合理,沉重打击了自由党。

哈珀在为他的政府辩护时找到了的符咒。唐民凯提供具有说服力的另类选择。特鲁多需要更多历练和更多时间。

加拿大最大的民营机构工会Unifor经济师史坦福(Jim Stanford):

在一场竞争这么激烈的选战期间举行的领袖辩论,本该针锋相对、不同的基本政策互相挑战,可不幸的是这场经济议题辩论毫无惊人之处。

辩论期间最接近涉及严肃政策的是有关碳税,唐民凯触动了这个议题,说了点他对碳税的看法,特鲁多也说了差不多的话。其他重要经济议题则被淹没在争吵和斗嘴中,以致大多数关键经济议题遭忽视。

加拿大“远非全球羨慕之地”(哈珀语),加拿大的经济表现实际上是中下。

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公共政策学院(School of Public Policy)研究员暨经济学家敏兹(Jack Mintz):

在财政赤字及税务政策方面,这场三党领袖经济议题辩论表明各自的主张。特鲁多强烈主张为展开基础设施建设增加支出,虽然哈珀说的也对,与1990年代联邦政府削减支出相比,现在的联邦政府最近数年不断在增加支出。

可是,一些领袖未能解答我心中的疑问,未解说如何创造工作职位和改变经济结构。特鲁多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真正的答案。唐民凯则说要促进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创造更多工作机会,可又未提供具体做法。哈珀辩称要以展开政府财力能够承担的基础设施建设、低税率和加强科研和革新促进经济成长,这么说OK,但并非新鲜说法。

特鲁多多次指称的联邦政府过去10年经济表现纪录糟糕是错误的,事实上任何经历由美国和欧洲引发的2009年金融危机的政府,都陷入过困境。可是,加拿大就业总数由2006年的164万增加至2015年的1800万的亮丽表现,是源于自由党和保守党政府在1995至2007年期间的连年财政盈余。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