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韦恩力捧小杜鲁多:会不会成为票房毒药?

联邦大选一经拉开帷幕,各大政党和候选人都丝毫不敢懈怠、立马投身了选战。无独有偶,在自由党执政的安大略省和新民主党当道的阿尔伯塔省,两位女省长也一唱一和,对这次联邦大选高调发出了声音:誓要将哈珀政府拉下台。

由于加拿大实行三级政府的行政架构,所以长久以来,各级政府对不同层面的选举尽管都各有立场,但通常还是秉持了不干预的做法。今年的联邦大选,安省和阿省两位女省长那么早就站出来,分别为小特鲁多和唐民凯捧场,公开呼吁要推翻哈珀政府,这并非寻常之事。

如果说,阿尔伯塔省长诺特雷对哈珀公开呛声,是因为她上台多月还拿不出政府预算案,被哈珀批评而怀恨在心的话。那么,安省的韦恩省长对哈珀政府的积怨就已存在了多年。自从韦恩接替因丑闻去职的麦坚迪,就任安省省长以来,省府和联邦政府的关系就一直处于不咬弦的状态。

一方面韦恩频频要求哈珀政府加大向安省多个项目拨款的额度,另一方面安省政府自己又搞出了一个又一个财务大窟窿,使得安省经济负债累累、濒临破产的边缘。对于这种情势,作为一国总理的哈珀也唯有一次又一次好意提醒韦恩:妥善理财、搞好安省财政。同时又审慎小心地拨出款项,并且拒绝支持韦恩在联邦养老金CPP的计划之外,架床叠屋另搞安省养老金OPP计划。 51.CA

对于哈珀的这一取态,无法转变自己施政风格的韦恩省长当然心中不爽。因此,她要趁今年联邦大选之机,拉下保守党政府,力推联邦自由党的小特鲁多当国家总理。

两位女省长要在联邦大选中为小特鲁多和唐民凯助阵、帮忙,拱他们上台,这到底有没有用?在阿尔伯塔省,由于新民主党的省长诺特雷一上台就搞起了提高最低工资和加税那一套,在振兴经济上又始终拿不出办法,许多曾经投票支持她的选民,早已后悔捧她上台。根据现在的民调:阿省的执政新民主党的民意支持率已落在了野玫瑰党后面。诺特雷省长要再次掀起橙色风暴,可能性并不大。 info.51.ca

在我们安大略省,情况或许要复杂些,但韦恩自由党政府的民望每况愈下,却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去年,韦恩领导的省自由党在省选中获得了大胜。但是,该党不善搞好经济的老毛病始终如影相随。在许多国际金融机构看来,安省的信用评级已达到了“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地步,负债率也几乎是财政崩溃的前夕,恶性程度远胜于美国的加州。更糟糕的是:韦恩政府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省长本人没有任何危机感,至今拿不出任何有效的方法应对危机。

韦恩省长要力捧小特鲁多当下任总理,她认为:只有他们之间才可以合作无间,她可以从小特鲁多那里得到更多的拨款。小特鲁多也会给钱爽快,支持她的施政,从而拯救安省出苦海。韦恩声称:在去年省选中,她得到了多数民意的支持,哈珀批评她搞不好经济是不对的,所以她要力捧小特鲁多,踢走哈珀政府。

韦恩以去年胜选的所谓民意为资本而沾沾自喜,可是她却不知,近一年以来,由于安省政府在经济上乏善可陈,在出售安省电力局、强推新版性教育课程等多个项目上又屡屡与民意为敌,她的执政认同度早已直线下降。根据民调:目前安省进步保守党的支持率已超越了省自由党。再说,由于今年大选的核心议题依然会是经济发展,以韦恩糟糕的经济成绩,由她来出面支持小特鲁多当联邦总理,很难说,再有什么市值和正面助力了。

除了韦恩之外,省自由党的另一位风云人物,移民和贸易发展厅长陈先生,现在也陷入了泥淖。他也是一位对联邦政务“兴趣”颇大的省级政治人物。他不但在由别人代笔的中文报纸的专栏里,连篇累牍地发表抨击联邦保守党施政的文章,同时还“培养”了所谓的华人“五虎将”,以华裔参政为名,投身于联邦政坛。只是,这位在职华裔厅长的“邮报门”事件似乎更为棘手,有损他的形象。如果他出来为联邦自由党助选,将可能比他的上司韦恩更有机会成为候选人的负能量。

其实,韦恩省长如此醉心于联邦大选,为小特鲁多捧场,赶哈珀下台。说穿了,还是为自己将来争取更多的联邦资助,而埋下伏笔。但问题是:韦恩本人不反省自己的施政,反而指望通过联邦政府的改朝换代来争取“金援”,避免安省破产的命运。这有用吗?韦恩及其整个政府要最终获得民众的支持和认同,最重要的还是创造政绩,将安省的经济搞好,而不是依赖什么渥太华的“变天”。

事实上,就算韦恩省长再憎哈珀政府,再热心为小特鲁多等人站台助选,她个人及其手下政客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都早已大不如前。弄得不好,她的助选,效果可能与愿望相反,成为替小特鲁多帮倒忙的票房毒药。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