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大选已4天 三大党魁无一敢直面经济问题

专家早前指出,在今年的大选中,如何挽救已陷入困境的加拿大经济是最重要的议题,而三大党的领袖们也都承认这一点。可是,大选已经展开了四天,三位领袖竟没有一个敢于正面面对这个难题,不是互相攻击,就是顾左右而言其他。留下广大的选民疑惑不已:这次大选我们到底是要选一个强力的国家领袖,还是一个只会弯弯绕的太极宗师?

小特鲁多:抨击对手、征富人税

鉴于经济是当今选民最关心的话题,如果一点也不谈,那是肯定说不过去的。三名党魁都是江湖老手了,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这不,在宣布大选后第二天,联邦自由党党魁小特鲁多就跑到密西沙加给竞选巴士揭幕去了,面对着大约250名欢呼中的支持者,他宣布了自己的“经济政纲”。

年轻帅气的杜大人意气风发,花了10分钟先将哈珀政府抨击了一番。他说,加拿大是七国集团(G7)中唯一出现经济衰退的国家,而这都要归咎于哈珀。如果让保守党连任,那才是加国经济最大的风险云云。

接下来,他又将新民党(NDP)给抨击了一顿,说他们承诺提高最低工资,但实际上只有受联邦规管工业的工人才能受惠,而对99%挣最低工资的工人不适用……

既然别人都不行,那就看您杜大人的了。这时小特鲁多一脸凝重地宣布当选将会为中产阶级家庭减税,同时对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人群加税。那场面,就差真诚地对选民表示“只有自由党才能救加国”了。

小特鲁多对这条政纲满意无比,并声称“无论是保守党还是新民党都没有勇气推行他提出的计划:对最富有的加人加税,同时为中产阶级减税”…… 无 忧 网 – 51

等一等,减税加税虽然属于经济范畴,可是本国陷入的经济困难也不能光靠这两样解决呀。对于小民的这个问题,杜大人自然是没有听见了。于是在底下250名支持者的欢呼声中,杜大人结束了这次华丽的演说。 – 多伦多 51 网

唐民凯:猛画大饼,可是钱呢?

小特鲁多虽然没有触及经济的核心问题,但是至少提出一个筹钱的办法(而且还是冒着得罪富人的风险)。相比之下,新民党党魁唐民凯,可就圆滑地多了。

新民党在国会中的席位仅次于保守党,再加上近来经济不好、民心思变,所以唐大人这次是以当总理的目标参选的。从大选前一个月开始,他就积极地走访安、魁两省的农村,并积极推广。自大选以来,就属他讨论经济议题的次数最多了,而且画的大饼也都挺诱人的。 51.CA 加国无忧

唐大人的经济政纲就是N多个大饼“套餐”包括:一旦上台执政后将提高最低工资,削减小企业税,引入新税收抵免,增投15亿元汽油税收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推出全国托儿计划并提交平衡预算。

连画了这么多大饼,钱哪来了?唐大人说了,要“提高一丁点”企业税。他表示,保守党政府继于2006及2010年把企业税率分别减至21%及16%后,于2012年再减至15%,这无益于本国经济。如果他当政,会“稍稍提高企业税”,不过远低于保守党过去十年执政以来的平均数”,而且“远低于自由党以往的水平”,总之以不伤害企业、能够继续吸引外资为要——瞧瞧人说话的艺术,不得不说就是比小特鲁多圆滑。

不过还是那个问题:目前加拿大陷入的经济困难不可能只靠加税解决啊,而且很多企业也不好过,如何能做到提高企业税还不伤害企业呢?

这个问题,唐大人还没有回答,且留给选民遐想的空间吧。

哈珀:耍太极、顾左右而言其他

话说,新民党党魁唐民凯是够圆滑的,可还比不过咱总理哈珀哈大人。从大选开始到现在,哈大人花的最多的时间是在调侃对手上,而谈论的经济议题就两点:一、咱兑现了上届大选的承诺,在今年平衡的预算(也不提花了多大代价才平衡的);二、现在经济陷入困境是暂时的,而且不是咱的错!

于是很多选民就跟着哈大人的思路走下去了:那到底是谁的错呢?这个答案可就没边了,哈大人曾说过那是中国的错、美国的错、欧洲的错、希腊的错、安省省长韦恩的错,甚至连刚刚当选的阿省新民党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都指责过,反正绝口没提当初是谁把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重点投资西部石油业的!

很多人被绕地头昏脑胀之后,才发觉对头:“不对啊,您说的经济议题无论好坏都是过去时了,咱们现在就陷入了这么大的困境,该怎么解决呢?”

哈大人:“你是说现在?”

选民:“现在!”

哈大人:“别着急,你看看这个:如果保守党这次再当选,以后翻修房子都可以获得税惠呢!”

选民:“!@#$%^&*~……”(也不知是被大饼甜晕了还是被气晕了)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