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新闻

情报机构怀疑陈国治受中国控制

Written by Editor

2010年6月,当时的联邦安全情报局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在接受CBC采访时指出,有2个省份的政府官员被外国政府控制,数个国家的势力正积极渗透加拿大的校园和社区,其中尤以中国表现最为活跃。法登的言论在加拿大政坛尤其是华人社区惹起轩然大波。

加拿大《环球邮报》从2014年7月开始就法登的指控进行调查,发现加拿大情报机构所怀疑的政府官员之一是安省移民公民厅长陈国治。

环球邮报调查称,现任安省华裔省议员,公民、移民及国际贸易部长陈国治被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怀疑其在任其间深受中国政府的影响。CSIS认为陈国治和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的关系过于紧密,这种紧密关系可能会导致陈国治受到来自北京的干预而做出损害加拿大人利益的事情。环球邮报认为,这个事件实际上反映出了联邦情报部门和省政府对于外国势力的不同态度。

陈国治目前并没有受到叛国的怀疑,也没有被作为间谍接受调查。但是陈国治与中国官员之间不同寻常的紧密关系让加拿大情报局产生了顾虑,因此CSIS让其中的一个高层官员去向省政府提出了这个疑虑。

陈国治今年4月与安省农业厅长联袂出访中国,图为他在访问上海时与代表团成员在四季酒店里开会。

通过对现任政府官员和前任情报官员,以及陈国治的采访,环球邮报把此事件和2010年前任CSIS情报局局长Richard Fadden含义模糊、颇具争议的言论联系了起来。Richard曾说,CSIS对于深受中国政府影响的两位省级部长抱有疑虑。

但是Richard在2010年6月发表此番言论时,他并没有点明被怀疑的省级部长的身份,也没有阐明他的顾虑具体是什么。所有的政治家们都感到义愤填膺。加拿大华裔们,不论怀有的政治倾向性,都被激怒了。在受到强烈抵制之后,CSIS情报局局长公开道歉才让此次争议结束。

据环球邮报的调查,Richard的言论实际上是基于CSIS的情报,并在得到了来自联邦公共安全部的允许,才向安省政府表达了对于陈国治的怀疑。但是环球邮报至今仍不清楚Richard提到的第二位省级部长的身份。

陈国治在中加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

陈国治在过去8年里一直是自由党内阁成员,是自由党内颇具影响力的资金筹集人,也是连结中国商人的一个重要纽带。这位现年64岁的前保险经纪人对于自由党政府希望增强与北京经济纽带的发展策略至关重要,并且在2015年4月对中国的贸易访问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目前,安省省政府在得到操守专员反馈之后,认为CSIS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陈国治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陈国治作为安省部长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即定期地和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总领事保持联系,而且任务完成得也不错。

但是在联邦情报局看来,陈国治却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损害加拿大人的利益。虽然CSIS的首要顾虑并不是外国势力,而是恐怖主义,中国却成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 中国被加拿大指控参与经济间谍活动,尽管中国政府已经否认了该指控。因而相对于其他参与对加贸易的国家,CSIS更加严苛地对待中国在加势力。

在2010年CSIS作出该报告时,陈国治的职位被提升为安省公民、移民及国际贸易部长。安省政府意在利用其与中国的紧密联系来使安省从中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

在今年10月环球邮报采访中,陈国治驳回了情报局对其的指控。陈国治表示说:“CSIS他们有自己的职责,也有权利去怀疑任何人,并且继续自己的调查。但我并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掩盖的。也许这样的事情会持续很多年,那我也没法去控制他们的想法。”

其实,在法登上CBC做出这番令人惊讶的评论很久之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就已经公开警告“外国势力干涉”的危险了。只是那些警告较为笼统,而CSIS在2010年召开的简报会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已当选的政府官员。 加国无忧

在简报会议上,来自联邦政府部门的一名资深官员向时任安省内阁秘书长贾米森(Shelly Jamieson)透露,CSIS早在2007年就开始关注陈国治了。由于陈国治并没有参加那次的简报会议,所以没有同CSIS正面交锋。 51.CA

环球邮报:陈国治与朱桃英常有“每日对话”

CSIS相信,陈国治同时任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已于2012年卸任)有着“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两人常常有“每日对话”。特别是在一些关键的时间点——例如两国就某些事情进行磋商时——两人的通话频率能达到每天一次。当然,磋商的细节是由具体的政府办事人员去谈的,而陈朱两人身居高位,不太可能亲自在电话里去敲定。 info.51.ca 无忧资讯

内阁秘书长贾米森在接到了CSIS的警告后,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忽视这个警告(她有权这么做),二是上报省长办公室,而她选择了后者。其后,时任安省省长麦坚迪在幕僚长莫里(Chris Morley)同会谈,并根据《安省公务员纪律法》(Integrity Act),对陈国治启动了纪律调查。

经过安省纪律委员(Integrity Commissioner)的调查,证实陈国治没有任何违纪行为,所以省府就立刻撤销了对他的关注。不过,纪律委员办公室并没有公布那次调查的细节,所以直到今天人们也不知道陈国治到底接受了怎样的调查。《环球邮报》曾去纪律委员办公室询问,但是但是对方以“涉及机密”为由,拒绝评论陈国治案,也不愿公布有关调查的一切资料。

据陈国治后来接受《环球邮报》的采访时透露,CSIS对他“怀疑”只有两点:一是相信他在中国有房产,二是他曾经跳过正规的申请程序,直接向朱桃英索要中国签证。朱桃英答应了陈的请求,而CSIS怀疑这是两人“利益互换”的体现。 – 多伦多 51 网

纪律委员会调查证实陈没有任何违纪行为

安省纪律委员对陈国治的调查,也是针对这两个“疑点”展开,最终证实了CISC的怀疑皆毫无根据。根据《安省公务员纪律法》(Integrity Act),陈国治曾在2014年公开其名下的房产,上面只有位于万锦市的一幢。此后不久,陈国治的发言人向《环球邮报》邮寄来一份声明,里面包含了2009年安省农业代表团访问中国时的有关文件。发言人表示,陈国治向朱桃英请求签证,就是出于那次访华活动的需要。

有其他的消息来源透露,CISC对陈国治在2008年至2010年的“可疑之处”其实一共有五点。不过,《环球邮报》无法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 多伦多 51 网

在纪律委员办公室调查结束后,省长办公室于2010年10月发表了一份官方声明,含糊地说“省府没有接过任何具体的证据,显示任何一位厅长受到外国政府的影响”,没有点陈国治的名。

从调查结束至今已经有5年,大多数当事人已不在其位,也不愿意评论此事。

时任省长麦坚迪于2012年卸任,“回归私人生活”,拒绝评论陈国治接受调查的事情;

前内阁秘书长贾米森于2011年卸任。面对《环球邮报》的采访要求,她表示对陈国治的调查涉及“机密”,所以不便做出任何评论;

现任CSIS发言人也称,不能就此案做出任何评论;

就连中国大使馆方面也拒绝评论他们与陈国治之间的关系,而多伦多前总领事朱桃英则早已回国,连人都无法找到。

不过,陈国治的仕途并没有受到那次调查的影响。在麦坚迪卸任后,陈国治深得重用,在自由党内的地位日益重要。在现任省长韦恩上台后,他曾率领两个贸易代表团访华,并为积极为自由党培养华裔议员候选人。在2014年,他还参与曾推动孔子学院进入多伦多公校教育系统(后遭教育局多数委员反对而未能成功)。

省长力挺陈国治“人格高尚”

安省现任省长韦恩通过其发言人对陈国治表示出了极大的支持,在本周二发出的一份声明中,她称陈为“人格高尚,长久以来忠诚服务安省”以及对他“绝对而完全的信任”,并强调“整个事件已经结束”,而且“省长办公室没有收到国家安全情报局、联邦政府或任何人士在这件事提出的资讯”。 info.51.ca

发言人还抨击CSIS前局长法登在2010年的言论“鲁莽、自相矛盾而不专业”、“遭到各方批评”,“就连他自己也后悔说过那番话”。

另一方面,法登也没有因为“冤枉”陈国治而影响仕途。在2013年,也就是“揭发”陈国治的三年后,法登正式从CSIS卸职,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今年一月,他又被哈珀总理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

今年四月,法登在参加一次联邦参议院的听证会上被问及,他是否相信外国政府仍在试图影响本国的政客。他表示:“正如我先前说过的那样,(2010年提到)的争论并没有结束,到今天还在继续。”

陈国治则在《环球邮报》的采访中对法登的言论一如既往地嗤之以鼻。他说“真不知道(CSIS)什么时候会结束……说总是最轻松的,而我得干事去了。好在省长仍然相信我。”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