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财经

美联储会议前瞻:四大要素决定加息时点

Written by Editor

美联储议息会议前瞻:四大要素决定加息时点

  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不止一次表示——“加息取决于具体经济数据”,即当前其心中并无既定的加息时点。因此,与其反复刺探这一时点,市场各界更应该关注什么呢?

4月30日周四凌晨2点,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即将公布货币政策声明。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此次将按兵不动,而加息则或出现在六月之后的会议。彭博调查更是显示,由于一季度经济失速,美联储可能会在9月后才开始加息。

不过,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不止一次表示——“加息取决于具体经济数据”,即当前其心中并无既定的加息时点。因此,与其反复刺探这一时点,市场各界更应该关注什么呢?

答案或许是如下:4月29日晚间公布的美国第一季度GDP初值,若增长逊于预期则将让酝酿收紧货币的美联储面临考验;委员会在决议中对经济的评估,拥有投票权的委员将左右加息时点;美联储对于强美元影响的表态,此前强势美元已经影响了美企利润;美联储对全球经济的评估,包括各经济体增速疲软。上述四点也间接决定了加息时点。

关注一季度GDP数据:普遍看空

北京时间4月29日周三晚8点30分,美国第一季度GDP初值即将公布。上月公布的去年第四季度终至值显示,GDP年化环比增长2.2%,低于预期的2.4%。专家表示,GDP增长逊于预期让酝酿收紧货币的美联储面临考验。

彭博调查显示,美联储恐怕不会在9月之前加息,因为官员们尝试在一季度的经济失速后,刺激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复苏。

四月初,美国劳工部(DOL)公布的3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遭遇“滑铁卢”,为12.6万人,仅为2月的一半左右,预期+24.5万人。失业率虽然持平5.5%,但就业参与率降至1978年最低水平62.7%。当时,多数分析师认为寒冬的季节影响不可忽视。

不过,此后的数据也并不那么强劲。周一(4月27日)澳洲国民银行(NAB)表示,上周五(4月24日)美国3月耐用品订单报告表现仍然低迷,市场共识对美国一季度GDP共识风险偏向下行。“而讽刺的是,这反而推动美股涨至新的记录高位,原因是在经济数据普遍表现不佳的背景下,投资者反而认为美联储接近于零的利率会维持更久,这对股市构成利好。”

昨日(4月28日)公布的美国4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95.2,为2014年12月以来最低,预期102.2,这也证实了美国经济仍不如表面那般强势。

刺探委员表态多数预计2015年中后期加息

美联储的加息时点掌握在各位具有投票权的FOMC委员手中,因此看清其在FOMC决议中对于经济的评估和日常对加息的表态则至关重要。

杰富瑞经济学家Ward McCarthy和Thomas Simons在研究报告中表示,FOMC对经济的评估将可以多少看出决策者们在加息问题上达成共识还有多远。

就往常的表态来看,一号人物耶伦支持在年内加息,但由于就业状况及薪资水平仍不乐观,需要等待第二季度数据。

二号人物、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Stanley Fischer)认为,经济增长需趋于稳定,就业状况仍有待改善,当通胀接近2%的时候可以考虑加息。

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William Dudley)认为应在2015年中期加息,但未曾提及具体时间。他表示,随着“临时性因素”小时,今后几个月的增长应该会加速,一旦开始加息后,美联储会对金融市场和经济环境作出反应。

亚特兰大主席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则倾向于7月或者9月加息,而不支持6月。“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数据,我们需要给经济一点时间,就像我一年前说的一样,第一季度数据并不具备参考价值。”

最为鸽派的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则倾向于2016年再加息,他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乐观,预计2018年通胀才能回到2%。

而最为鹰派的里士满联储主席Jeffrey Lacker认为,美联储有强有力的理由在六月加息,其仍对通胀率升至2%有信心。近期意外疲软的经济数据收到了天气的影响,且强美元压低了核心通胀率,而就业市场走强将驱动工资走高。

观察FOMC如何评价强美元和全球经济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联储可能在声明中增加一些对美元走强的看法,或者是对全球整体形势的担忧。

据《金融时报》报道,通用电气(GE)和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上周均表示美元走强导致其首季度收入减少近10亿美元。通用电气表示,汇率变动使其利润减少1.2亿美元;菲利普莫里斯表示,这一因素使其“公司营业利润”(operating companies income)减少5.85亿美元。

随着全球多国纷纷加入“降息潮”,唯独美元逆势上攻,去年10月末至今年3月中,美元指数(94.8492, 0.2695, 0.28%)(该指数衡量美元相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攀升15%。其实年初就已有不少如微软[微博]、宝洁的跨国巨头开始“叫苦”。

例如,微软3/4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全球最大日用消费品公司之一宝洁2/3的营收来自美国以外地区,截至2014年12月31日,宝洁公司季度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34.3亿美元降至23.7亿美元,每股营收从去年同期的1.18美元降至82美分。

此外,美国最大制药商辉瑞公司于今年1月27日发表声明称,受美元走强和专利到期的影响,预计今年公司收益将会下滑496亿跌至445-465亿美元之间。

但也有专家表示,由于出口只占美国GDP的13%,降低全球2015年至2016年底的经济增长预期,将对美国经济增长预期的降幅不会超过0.1%。此外,美联储每次对于强美元的影响也只是一笔带过,更注重的仍是国内经济基本面。

此外,不可忽视的是“货币风险”。IMF副总裁朱民近期强调,今年全球最大的金融风险依旧是货币风险,目前美元走强和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会继续增加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性。IMF预计美元继续走强,新兴市场国家应当警惕企业和国家外汇美元债。

“历史上曾经有两次美元走强带来的著名危机,分别是1982年的拉美危机和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目前新兴市场的资金流出尚未达到1998年金融危机的水平。”朱民称。

不过,在与往年相比,各国央行[微博]行长和财长今年都对美联储的沟通表示了信心。马来西亚央行行长洁蒂(Zeti Akhtar Aziz)表示,市场对此次加息的反应可能较之以往都要平静。

印度央行行长拉詹(RaghuramRajan)则表示,“美联储非常清晰地表示了加息进程将是非常平缓,而不会大幅波动,我认为这(明确的沟通)能够缓解市场情绪。”

要知道,当年伯南克任美联储主席期间,拉詹曾在IMF年会上炮轰美联储不顾其政策变化给新兴市场造成的“溢出效应”,可见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政策透明度上做得可圈可点。

About the author

Editor

Leave a Comment